二舅姥爷

也许我真的得了抑郁症吧

我生多寒凉,你身越重洋

“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”。

昨夜你竟入梦来

梦见的应该是你现在的样子吧,一群人围坐一起吃饭,你坐在我的对面,从始至终对我没有一句话。

他13年9月的一条微博:
好累,想有个家。

太心疼太心疼了!

4年过去了,你已经1年半没有更新微博了,我有你的微信却不想加。

你有家了吗?
有人爱你照顾你关心体贴你了吗?

我过得很不好!
但我想你过得好!
我只想你过得好!

“求求你,不要因为可怜我而跟我在一起”
or
“只要你跟我在一起,哪怕是可怜我也好”

又一次流着眼泪想起你

我没有办法看任何描写暗恋的文学作品

因为每一次都会想起17岁的你和16岁的我

今晚又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