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舅姥爷

好像脑子里的那根螺丝又松了。
痛恨无能的自己。
太累了。
想解脱。

我们彼此都在班级群里已经很久了,近三年时光也没有想要加对方为好友的意图,今早起床,突然发现他昨晚的加好友申请,着实令我吃了一惊。
我简直以为我在这里偷偷摸摸地写下的关于他的文字被他发现了。
早上我几次拿起手机又放下,不能决定要不要接受他的好友申请。
最终,我还是接受了。
我现在就是过成这个鬼样子,这是事实,如果他想知道,就让他知道吧。因为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脸可以丢了。

“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。不准情绪化,不准偷偷想念,不准回头看。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。你要听话,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” ——村上春树《舞!舞!舞!》

也许我真的得了抑郁症吧

我生多寒凉,你身越重洋

“你是无意穿堂风 偏偏孤倨引山洪”。

昨夜你竟入梦来

梦见的应该是你现在的样子吧,一群人围坐一起吃饭,你坐在我的对面,从始至终对我没有一句话。

他13年9月的一条微博:
好累,想有个家。

太心疼太心疼了!

4年过去了,你已经1年半没有更新微博了,我有你的微信却不想加。

你有家了吗?
有人爱你照顾你关心体贴你了吗?

我过得很不好!
但我想你过得好!
我只想你过得好!